根据《民法典》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动产物权的变动经依法登记才能发生法律效力,即采取登记生效原则;而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一般自交付时发生效力;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这类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即对于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采取的是登记对抗主义。因此,登记对于不动产和船舶、航空器、机动车等特殊动产而言具有不同的法律效力。船舶、航空器、机动车本质上仍然是动产,采用的是动产物权变动的生效规则,即交付时发生物权变动效力。但由于机动车、船舶、航空器具有社会价值较大,不易消耗、丧失等特点,而且每辆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的发动机等都有相应的编号,且具有唯一性,通过登记能明确区别每一辆机动车、船舶和航空器。同时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需要上路、下水或者上天行驶或飞行,对于公共秩序和安全的影响较大,对船舶、航空器、机动车进行登记,也更便于管理,有利于维护公共秩序和安全。因此,对于船舶、航空器、机动车而言,登记更多地起到物权对抗和便于行政管理的作用,并不具有物权设立的作用,不是物权变动的必要条件。

  在厘清上述问题后,我们再来分析本问中的情况,企业购买机动车,买卖双方之间已经完成交付,虽然还没有办理过户登记,但是买卖双方之间已经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企业已经取得了机动车的所有权,而出卖人已失去机动车的所有权。本问的焦点在于出卖人的债权人是否为善意第三人。此处的善意第三人应当是指对机动车的交付不知情、支付了合理对价并办理了登记的第三人。而本问中出卖人的债权人是基于其他债务关系而享有的债权,属于一般债权人,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不属于可以对抗机动车物权变动事实的“善意第三人”,而企业与出卖人之间物权变动的事实却足以对抗一般债权人的强制执行行为。因此,在法院已经查封了机动车的情况下,企业作为实际的所有权人可以向法院申请执行异议,要求解除查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