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电大招生报名网

宜宾电大,宜宾电大招生,宜宾电大报名,宜宾成人教育,宜宾电大报名及学习问题请咨询张老师,电话 18096239786,QQ:627695466,或者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添加好友咨询宜宾电大报名事宜。

那些法学院的逃逸生们

第一次在书店里看到林海的《萨维尼从巴黎来的信》,我着实难以相信它竟然是一本法律书籍,因为,无论是书封面的印象派画风格调,还是书名的绵绵婉约意境(不由让我想起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书),都很难将它和晦涩枯燥的法学书籍联系到一起,只是封面中出现的两个名字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注意:一个当然是书名中的萨维尼,另一个则是封面右上角的贺卫方(倾力推荐)。有了这两个名字同时出现,我相信,既使这不是纯正的法律书籍,但也不会相差太远。

那些法学院的逃逸生们

这的确不是一本纯粹的规范性或哲理性法律书籍,书中的故事内容就像作者林海在“自序”开篇中所言,“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可以用‘原来他是学法律的’开篇,用‘后面的故事尽人皆知’结局。”比如以《格林童话》名扬四海的格林兄弟,我们就很难想象他们俩曾就读于德国马堡大学法学院,且是师承萨维尼;比如众所周知的文学大家雨果、海涅、卡夫卡、莫泊桑、托尔斯泰等,我们也很难想象他们正是拉德布鲁赫笔下的那种“从法学院逃逸的诗人/文豪”;再如闻名遐迩的大音乐家舒曼、西贝柳斯、柴可夫斯基,以及改写过芭蕾史的奇人佳吉列夫,我们更是难以想象这些沉溺于音乐旋律之中的人,他们在青年时代竟也有过这么一段难忘的法学之旅。

本书的结构布局可谓匠心独居。书的内容共计九章,从要素上来看,书中涉及的近50个故事人物绝大部分都是从法学院中走出来的“非法律人”(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绝对可以称得上名副其实的法学院“逃逸生”)。每一章节的小故事,不仅独立成篇,而且故事之间还具有自己的内在关联性——它们都有一个小的共同主题:如能歌善舞的法律人(舒曼、西贝柳斯、柴可夫斯基等),如过苦日子的先贤们(边沁、格老秀斯、曼德拉等),如论战中成长的法律人(柯克与培根、汉密尔顿与伯尔、霍姆斯与汉德等)。从结构上看,本书的篇章布局也是煞费苦心,仅是从以萨维尼从巴黎来的信开始、以左拉同样从巴黎来的信收尾来看,就足见作者章节安排上的良苦用心:以一封书信开启这扇法律与文学的时光之门,又以一封书信结束,轻灵、精巧而又不矫揉造作,犹如一只清幽的蝴蝶,舞闪着纤纤盈翅,引领我们叩响又关闭这法律轶事的过往今朝,恰如徐志摩的那句小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地来”,故事虽是片段旧事,但却有残缺之美;书虽是薄薄小册,但也充满了淡雅之丽。难怪贺卫方先生在评价本书时说它“不仅让读者体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人生哲理,本身也构成了文学艺术史以及法律与文学里的有趣篇章。”

在书中,作者林海用一种形象生动又夹杂点诙谐幽默的笔触格调,把一个个法学院逃逸生们的小故事娓娓道来,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关于作者本人,从其研究方向(法律思想史)到法学文章的语言风格,再联系到他的个人简介,“白天混迹金融街,夜晚读书写作法律史;不同人格切换之间,不亦乐乎”,顿时感觉,作者似乎也应列席这场法学院逃逸生们的“大聚会”。在愉悦中看完此书,我的最大感受有三:

一是对法律专业的中西不同待遇感慨不已。在西方,法律专业自古至今都被高度重视,甚至发生过大量家长强迫孩子学习法律的事情,本书就可谓对这方面的一个深入调研:如卡夫卡本是日耳曼大学化学系学生,后来却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改习法律;如舒曼虽自小多才多艺,但在母亲的保守考虑下,最终也是选择了去莱比锡大学法学院学习法律;再如塞尚虽然特别爱好绘画,但最终还是遵从了父亲的意愿进入埃克斯大学学习法律。西方国家父母之所以会强迫孩子学习法律,那是因为西方的法律专业,是一个非常正统、平稳、有经济保障的专业,因为这个专业毕业后不愁工作、生计等问题,甚至在这些方面还具有其他专业无与伦比的优势。反观我们自身,法律专业今天俨然跻身“十大困难就业专业”之列,一正一反之强烈对比,从中可以明显发现我们法治建设的瓶颈与差距。

二是对传统法律认知的晦涩论严重质疑。虽然我们的传统观念认为,“法学很骨感,文学很丰满”,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诗人都是从法学院逃逸出来的”。客观而言,法律固然有其枯燥乏味的一面,但我们却并不能够完全用晦涩难懂一词对法律简单概之。如有人认为,法律的思维是冰冷的,但我们却看到这种冰冷的法律思维与“具有火一样热情”的民族音乐《芬兰颂》、经典舞蹈《天鹅湖》、“野兽派”绘画《戴帽子的女人》等作品的交集;如有人认为,法律的内容是乏味的,但我们却发现格林兄弟在帮助萨维尼搜集、整理罗马法笔记材料的过程中,获得了撰写《格林童话》的灵感与素材;如有人认为,法律的条文是枯燥的,但我们却听说《红与黑》的作者司汤达每天都朗读《法国民法典》,以训练自己的写作语言……可见,法律专业的枯燥乏味并不是天性使然,而是后天形成。作为一个从事法律职业的法律人,我们如何将法律专业的晦涩风格向平实明快方向转变,也是今天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三是对法律知识的鲜活丰富性深信不疑。表面上看,进入法学院学习似乎成了那些大文豪、大诗人、大音乐家成长的绊脚石,但我们细细考察这些人的留世之作就会发现,其实,如果没有必要的法律熏陶,哪会有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中起承转合的法庭戏?哪会有雨果借《悲惨世界》冉阿让之口对法律正当性的拷问?又哪会有卡夫卡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作品《法律门前》?毫无疑问,在卡夫卡的作品中,整体体现个体生命面对强大现实的荒诞感,正是基于法学背景带给卡夫卡对现实社会的精微洞察。美国法理学教材《法律之门》甚至认为,所有西方法律的论述,都不过是卡夫卡的注脚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卡夫卡要感谢它的法律专业选择,否则就不可能产生如此伟大的作品。由此可见,学习法律对于这些大家来说,绝不可以说是他们的“不幸”,而应当说是他们的“万幸”,因为,正是法律知识饱含的社会生活鲜活性与丰富性充实了他们作品的素材与灵魂。“法律是社会的调节器”,无论是法律规则或者法律原则,其渊源都是传统社会风俗习惯和矛盾化解方式的经验结晶,没有社会生活的丰富累积就没有法律,而我们所谓的晦涩难懂仅是法律条文的表面,条文背后的深邃法理以及条文源头的活生生社会现实,则无疑是丰富多彩的。

掩卷而思,从一个非法律人的视角反观书中这些法学院逃逸生的故事,我们或许又会发现,这本书在或隐或暗、或明或显地强调人生两大品质:坚守与果敢。坚守在于“做回真正的自己”,正如文末左拉劝塞尚时所说:“以我喜欢的方式,充满诗意的生活……”果敢在于关键时刻的毅然决然,正如柳青《创业史》中那句话语,“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能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因而,生活唯有当机立断的果敢处之,才能无愧于人生、无悔于生命,让我们共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5.1 Zero

Copyright@ www.ybbmw.net.Some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蜀ICP备15002651号-1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