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名称:《人民司法(案例)》  核心期刊

 

期刊年份:2020

 

期号:2

 

出版周期:旬刊

 

页码:67

 

作者:狄丽娜 朱伟 

 

学科分类:国际私法 

 

作者单位: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 

 

期刊栏目:商事审判

【裁判要旨】独立保函的有效期是权利除斥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断,但亦不同于担保法规定的保证期间,不能适用保证期间的相关规定。受益人提交了相符单据时已过有效期,开立人无需再承担付款义务。

□案号 一审:(2019)苏0582民初1414号 二审:(2019)苏05民终4820号

【案情】

原告:安徽淮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化公司)。

被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张家港支行(以下简称浦发银行)。

2015年6月23日,淮化公司(甲方)与江苏新中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乙方,以下简称新中环保公司)签订了一份采购安装合同,合同总金额730万元。该合同第五条约定:合同签订后,乙方向甲方提交占合同总额10%的履约保函,履约保函有效期为1年。

2015年7月23日,鉴于上述合同的签订,浦发银行向淮化公司发出履约保函1份,开立了以淮化公司为受益人、金额不超过73万元整的不可撤销担保函。保证:在保函有效期内,在收到淮化公司要求支付的书面通知和所附的下述违约证明文件后,依本保函规定向淮化公司支付不超过担保金额的款项。合同对违约证明文件明确约定为:表明淮化公司与新中环保公司对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意见的来往函件或其他文件;或合同规定的仲裁机构或司法机构出具的裁定或判决新中环保公司承担赔偿金额的法律文件。本保函自开立之日起生效,有效期截止日为2016年7月23日。到期后,无论是否将保函正本退回,本保函均自动失效。

2016年7月21日,淮化公司向浦发银行发出关于要求支付履约保证金的函,但未附违约证明文件。次日,浦发银行相关人员批复要求其进一步提供依据。

后,新中环保公司被法院受理破产清算,因交涉未果,淮化公司于2018年5月提起仲裁,于2018年12月取得仲裁裁决书。至此,淮化公司取得符合保函条件的讳约证明文件,遂于2019年1月起诉要求浦发银行承担保函项下的保证责任。

【审判】

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履约保函内容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独立保函规定》)关于独立保函的认定规则,故案涉履约保函的性质为独立保函,应适用《独立保函规定》,而非担保法及司法解释规定。本案中,案涉履约保函明确载明了“有效期”“到期后,无论你方是否将保函正本退回我行,本保函均自动失效”的内容。淮化公司虽于履约保函载明的有效期内(2017年7月21日)向浦发银行发出了要求付款的函件,但其并未随函附上相应单据即违约证明文件,而是在有效期之后才提交相关违约证明文件。根据《独立保函规定》第11条第1款的规定,到期日届满,独立保函项下的权利义务已终止,故浦发银行无需再履行保函项下的付款义务。

张家港市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淮化公司的诉讼请求。

淮化公司不服,上诉至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苏州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一、独立保函与保证的区别

独立保函是指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作为开立人,以书面形式向受益人出具的,同意在受益人请求付款并提交符合保函要求的单据时,向其支付特定款项或在保函最高金额内付款的承诺。独立保函的特征为开立人在审核受益人提交的单据与约定相符时即应付款,即以相符交单为条件的付款承诺。独立保函具有独立性原则,即虽为保障基础交易的履行而开立,但一经开立,即与基础交易以及申请合同关系相分离,开立人的付款义务独立于基础交易关系及保函申请法律关系,其仅承担相符交单的付款责任。

独立保函的独立性是其与保证的最根本区别。众所周知,保证合同为从合同,具有从属性,保证人是否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以及保证合同的效力都受主合同的影响。虽然也有少部分学者提出独立保证的概念,但因其与保证合同从属性原则相悖,且并无相关法律条款支撑,故而审判实务中并不认可独立保证之说。因此,由于《独立保函规定》肯定国内交易中约定适用独立保函,鉴于独立保函的独立性、便捷性,必将在国内贸易中逐渐广泛使用起来。

二、独立保函有效期的性质

本案争议焦点为有效期的概念。淮化公司提出的观点有二:第一,该有效期为保证期间,其已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浦发银行主张了保证债权,自此起算保证债权的诉讼时效,其提起诉讼时保证债权的诉讼时效未经过;第二,即使不能适用保证期间的相关规定,那么其已在独立保函规定的有效期内要求开立人履行保函项下付款义务,该行为亦构成独立保函的诉讼时效中断。

对此,笔者认为,对有效期性质的辨析,必须先了解独立保函有效期的概念和内涵。

独立保函起源于国际贸易,国际贸易中广泛适用的《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URDG)对到期日的定义为“担保书中规定的可以提交担保书的日期”,第25-b条规定:“不论担保文件是否归还担保人,担保应在期满时终止”。我国国内法律中并无有效期的相关规定。《独立保函规定》第11条第1款规定,“独立保函载明的到期日或到期事件届至,受益人未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单据时,当事人主张权利义务终止的,法院应予支持”。从这些规则、规定,不难发现,这里的到期日即为本案中独立保函有效期的概念,它指的是合同载明的可以提交书面申请要求承担独立保函项下付款义务的期限,也即行使权利的期限。

独立保函有效期或称到期日的规定,一方面是为了敦促受益人及时行使索赔权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及时界定申请人和开立人的权益。各大银行在为申请人开立独立保函时,往往要求申请.人提供一定金额的保证金或存单质押等反担保,在有效期内将冻结该保证金或存单的使用。当有效期经过,开立申请人的保证金或存单即获得释放。因此,若在有效期经过后,仍允许受益人主张权利,那么开立人承担付款义务后显然或将承担无法向申请人追偿的风险。这既不符合银行开立人与申请人不存在基础交易合同利益相关性的特征,也违背了银行开立人基于风险可控等因素而作为独立担保人参与到国际贸易中的初衷。

在了解独立保函有效期的概念及内涵后,即可推知独立保函有效期系权利除斥期间。

首先,因独立保函有效期即为《独立保函规定》第11条第1款中的“到期日”,故对于有效期性质的争议应以该法律条款为主要依据。该条款明确规定,到期日届满前(或称有效期内),受益人未能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相关单据的,独立保函项下的权利义务终止,即实体上的付款请求权已消灭,故该有效期为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断、中止、延长等规定。

其次,虽然独立保函的有效期与保证期间均为除斥期间,且独立保函和保证均具有担保性质,但独立保函的有效期并非担保法上的保证期间。保证期间是指当事人约定或法律规定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而独立保函的有效期为提交单据的期间,与主债务履行与否无关,并不具有任何关联性,且根据《独立保函规定》第3条第3款的规定,法院认定为独立保函的,应排除适用担保法有关一般保证或许带保证的相关规定。

综上,淮化公司的两种观点均不能成立。淮化公司未能在有效期内及时履行其索赔权利,实体权利已消灭,法院依法不应支持其诉请。



【注释】

作者单位: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